txt電子書下載網 > 修真小說 > 主神競爭者 > 第347章邀請函(第二更)
    游行隊伍在繼續著,演講在繼續著,傳單在散播著,扶桑人在慶祝著。這一切,都是扶桑人的狂歡,也是炎漢人的悲哀。京都學院,多數地方已經空了,出去游行示威了。

    只有寥寥幾個地方,還有學生在上課,還在讀書。

    在校園當中,劉秀遇到了陳真。

    “可惡,扶桑人欺人太甚!”陳真憤怒道。

    “弱國的悲哀!”

    劉秀沉默道。

    相互看著,心中無盡悲哀。

    到了一個酒館,一起喝著酒,醉乎乎的,似乎唯有喝酒沉醉,才能忘記煩惱。

    喝酒之后,沉悶當中,各自離去。

    回到公寓當中,坐在床上,劉秀雜念盡去。

    進入冥想中,天帝端坐其中,鎮壓天地,日月伴其輪轉,五行隨其生滅,時空任其把握,神魂在冥想著,進入深層入定當中,天地將那一絲絲微弱的靈氣,似乎受到了感召,好似一塊塊鐵屑般,進入神魂當中,滋養著神魂,壯大著神魂。

    這方世界靈氣太稀薄了,縱然劉秀有著頂級的冥想之法,又是有地仙的修道經驗,可神魂提升速度,還是蝸牛一般爬向著。

    經歷了兩個月苦修之后,此刻終于到了臨界點。

    神魂在凝聚著力量,似乎到了某個臨界點后,打破了桎梏。

    咔吧!

    神魂響動著,好似破碎的雞蛋,打破了桎梏。

    神魂發生了質變。

    神魂形態上,從過去的木質,變為了鐵質。

    煉神第六層通神,成了。

    睜開眼睛,眼睛中電光閃動,虛空生電。

    神魂強大,隱約在身軀四周,形成了恐怖的磁場,磁場影響著人類,難怪有通神之說。

    神魂強大,冥冥當中有通神之能,可神魂震懾敵人,不戰而屈人之兵;可神魂通神,對身體的掌控,進入了微操控階段,戰斗當中可切斷神經感知,減少身體疼痛;可激發身體潛能,通神爆發力;可言語催眠,迷惑敵人。

    進入冥想當中,以神引氣,一絲絲真氣衍生而出,疏導著經脈,加固著經脈,流轉一圈之后,進入丹田中,溫養著丹田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不知過了多久,打通了身軀的丹田。

    丹田被打通了!

    練氣第三層,成了!

    又是運轉著神魂,以神引氣,以氣為本,引動身軀輕微震蕩著,將身軀當中蘊含的脂肪,碳水化合物,還有各種身軀能量,盡數的震蕩著,融入了肌肉當中,淬煉著肌肉。

    身軀的力氣越來越大,漸漸的達到了人體極限。

    極限,是人類這個種族帶來的局限。

    就好似骨骼再鍛煉,也不會比鋼鐵堅硬;人的奔跑速度再快,也不會超過百米九點四;人體耐力再強大,奔跑一段距離后,也會流汗疲勞;每天都要大量進食,彌補損耗。

    煉體到了后面,就是不斷打破人體的桎梏。

    “這個世界,煉體分為九層,整勁、煉皮、煉筋、煉肉、煉臟、煉骨、煉髓、換血、煉腦、無漏。先是整頓氣勁,接著煉氣,煉筋,煉肉……一步步循序漸進,最后化為無漏真身!”

    “不過,有著武帝的經驗,高屋建瓴,可以將煉皮、煉肉,煉臟、煉骨、煉髓等五大境界,同步進行,皮、肉、五臟、骨骼、骨髓等,一起進行淬煉,從而完成洗毛伐髓,體質提升,生命蛻變!”

    “平常天才,需要三十年,才能邁入無漏真身;可我只需要三年,就能凝聚無漏真身!”

    每天淬煉一輪,每輪花費一個小時。

    大約一個小時后,完成了一輪淬煉,身上流傳黑色的雜質,渾身皆是汗臭。

    到了浴室,沐浴之后,洗刷干凈,到了床上,開始睡覺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色當中,在貴族莊園中。

    “……生意慘淡,那個人不在校園賣畫了,而是到了馬道坡賣畫,在那里有臨摹的中國古畫,還有舂宮畫……”

    在床上,令子和慎子兩姐妹,深夜看著舂宮華。

    看著看著,面紅耳赤。

    這個時代,多數舂宮畫都是描繪不清晰,都是模糊畫,藝術畫,可前面畫冊很是寫實,清晰可見。

    “姐姐,他也太那個了!”

    慎子說道,看著舂宮畫冊,又是惱羞,又是歡喜,有著說不出的情緒,說不出的情感。

    令子年紀大一點,看著畫冊,羞澀中多了一絲平淡。

    “李君,畫藝近乎道。明天,邀請他加入京都繪畫協會!”令子說道。

    姐妹又是打鬧了片刻,在床上睡覺起來。

    在睡夢當中,令子忽然臉色羞紅起來,夢到了一個男子,初期模糊不清,可漸漸清晰起來,身材高大,氣息威武,一代偉丈夫,正是李牧。

    夢中,兩人盡情的魚水之歡,各種動作,各種姿勢,顛倒變化著,說不出的享受,說不出的美好。

    又是出現了一個女子,是妹妹慎子。

    很快的,妹妹慎子也是脫光了衣服,加入了戰斗當中,一龍二鳳,娥皇女英,共侍一夫,共同享受著魚水之歡,沉浸在其中,難以自拔。

    忽然,令子睜開眼睛,渾身潮水著,皮膚散發著橘紅色,臉色春情涌動;在床上的另一邊,慎子也是睜開眼睛,也是渾身潮濕著,春情不斷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夢到了他嗎?”

    慎子似有所指道。

    “妹妹,你也是!”

    令子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個賤民,如何配得上我們姐妹!”令子生氣道,眼中閃動著怒火。剛才的夢境中,她受到了玷污,罪不可恕。

    “姐姐,那個賤民夢中玷污了我們姐妹,不如殺了他!”

    慎子說道,殺氣騰騰。

    說道殺人時,好似踩死一只螞蟻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妥!”令子道:“為了一個夢境殺人,過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次日醒來,劉秀到了學校,繼續上課。

    下課后,劉秀正在梳理著筆記,忽然傳來一個女子聲音:“你好,李君!”

    “你好,令子!”

    劉秀說道。

    “李君,這是京都繪畫協會邀請函!”令子說道,遞交了一個金色的邀請函。

    雙手接過邀請函,打開邀請函,里面是邀請函。

    本質上,與作家協會有些相似,只是含金量似乎要高很多。

    “多謝!”

    劉秀感謝道。

    有了邀請函,加入京都協會,意味著賣畫能賣很多錢。
分分彩哪种打法稳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