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電子書下載網 > 修真小說 > 主神競爭者 > 第269章危局更始帝,蕭王劉秀!(第一更)
    “青龍天仙,終究是沒有出手!”

    劉秀嘆息道。

    就在剛才,擊殺王郎的時刻,虛空在平靜著,青龍天仙終究沒有插手其中。

    業力、因果、氣運、劫數、天命等,制約著修士,尤其是制約著地仙,天仙。

    天道之下,越是強大的存在,越是被天道關注,越是受到制約。

    天道制約下,地仙不得輕易出手,就好似地球上《防止核武器擴散條約》一般。

    若是核武器不受限制,隨意的轟炸,可能地球早就被核平了;同樣,地仙天仙等若是不受限制,隨意的出手,主世界生靈被波及,死光光了。對于世界而言,一個個生靈是根基所在,大量生靈死亡,損害世界的根基。

    身形閃動著,劉秀回到邯鄲城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王郎稱帝,河北危機。

    更始帝得知消息,調兵遣將,就要出擊。

    可剛剛整頓兵馬,就是傳來消息,大司馬劉秀已經平定河北,收復邯鄲,斬殺王郎。昔日歸順王郎的各個郡城,紛紛反正,又是投降了劉秀。

    劉秀之名,威震河北。

    “只是區區三個月,就是擁兵十幾萬,席卷河北!”更始帝皺眉道:“劉秀了不得,運氣也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大勢已成,劉秀發展速度太快了!”金羽地仙也是皺眉著。

    設想過劉秀會在河北站穩腳跟,可至少要一年后,可只是三個月就是站穩腳跟了,速度太快了。

    金羽地仙道:“陛下,當冊封劉秀為蕭王,稱贊其有蕭何之能,將其召回來!”

    更始帝道:“大勢已成。昔日,放出的風箏,已經擺脫了絲線,化為了大鵬,再也召不回來了!”

    金羽地仙道:“讓尚書謝躬進入邯鄲為冀州牧,制約劉秀;派遣苗曾為幽州牧,奪其漁陽,上谷等地!”

    “好,只能如此了!”

    更始帝說道。

    這是他最后的努力,如今,他也有些自顧不暇了,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——朝廷內部,外戚趙萌、南陽豪杰、綠林諸將、舂陵宗室四大派系明爭暗斗互相侵軋;朝廷外部,商丘的梁王劉永、成都的蜀王公孫述、安徽的淮南王李憲、襄陽的楚黎王秦豐,以及瑯琊張步、東海董憲、漢中延岑、宜昌田戎等地方軍閥,還有赤眉、銅馬、高湖﹑重連、鐵脛、青犢、五校等大大小小的流民武裝遍布天下,全部加起來總有數百萬的軍隊,都在全國各地興風作浪,基本不怎么拿更始帝當一回事兒。

    更始帝感覺到了一陣陣疲憊!

    “朕,能當好皇帝,是一個合格皇帝嗎?”更始帝忽然問道:“當初,朕被逼迫著,當了皇帝,根基不穩,不如劉演。后來殺了劉演,自以為根基牢固,可還是禍起蕭墻!”

    “若是劉演當皇帝,會如何?”

    金羽地仙道:“人生沒有假設,沒有重來的可能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進入邯鄲城,幾天休整后,謝躬就前來頒發旨意。

    “大司馬,武信侯劉秀,平定河北叛亂,誅殺逆賊王郎,大功于天下,冊封為蕭王。即日回長安!”謝躬頒發著旨意。

    眾人沉默了。

    劉秀也是沉默了。

    卸磨殺驢,也不是這樣殺!

    “咳咳!”劉秀咳嗽了一聲,說道:“陛下旨意,臣自然是遵守了。只是河北局勢未定,還有青犢、銅馬等多股亂賊,離不開我,請吾平定河北,再回長安不遲!”

    “河北動亂,離不開大司馬!”

    吳漢上前道,說著拔出了半截寶劍,光芒閃動著,似乎隨時要撲殺而來。

    鄧禹也開口道:“河北動亂,局勢不安,還是離不開蕭王!”

    其他將領紛紛說道,也是說河北離不開劉秀。

    謝躬看著場面,想要開口指責,可最后沉默了,還是不要撕破臉為好,真的撕破臉,吃虧的是他。

    謝躬退去了。

    “更始帝還是有些小氣,胸襟氣度不行!”鄧禹說道:“卸磨殺驢,速度太快,太急躁了,容易逼反主公!”

    劉秀道:“若我為更始帝,只會將河北之權,盡數托付,既然無法牽制,那就順水推舟。更始帝有小聰明,卻沒有大智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隨著劉秀拒絕回京,邯鄲城局勢危機起來。

    邯鄲城當中,一方是劉秀的大營,一方是謝躬的大營,雙方相互對峙著,就差火拼了。小摩擦還在繼續著,隨時可能爆發大決戰。

    “主公,大事不好了!”

    鄧禹上前打:“更始帝出手了,苗曾為幽州牧,又是讓其他官吏等,接管了幽州之地,更是趁著漁陽、上谷等地,兵力空虛,趁機占領這兩地。至于彭寵、耿況等人,也是被罷免,奪走兵權!”

    “他們竟然被奪權了!”劉秀很失望,可這畢竟是率先投靠的,“可讓吳漢、耿弇二人前去,奪回二地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吳漢。耿弇二人出現。

    “拜見主公!”

    兩人齊聲道。

    劉秀道:“漁陽,上谷丟了。吾欲派遣你們為使者,前去北地召集兵馬,勸說苗曾投降,若是不投降,殺之!”

    “必不辱使命!”

    “需要多少兵馬?”劉秀問道。

    “二百足以!”吳漢說道。

    “三十足以!”耿弇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劉秀笑道:“我等著你們的好消息!”

    兩大將領稍微整頓,就是離去了。

    “主公,他們二人率兵不足兩百,能平定北地嗎?”鄧禹還是擔心道。

    “他們可以的!”劉秀淡淡道:“漁陽軍中,彭寵只有虛名,吳漢才是核心;上谷軍中,其父耿況虛有其名,耿弇是核心!你沒有在軍隊中待過,不知軍隊奧秘。軍隊,不是靠著幾個大印,就能接管的,而是靠著威望!”

    “何其幸哉?吳漢有吳起之才,耿弇有韓信和霍去病之才,他們出手,可輕取幽州!只是邯鄲該如何,謝躬當如何?殺,還是不殺!還如何處理!”

    很顯然,謝躬不想撕破臉皮,劉秀也不想撕破臉皮,只是繼續僵持下去,也不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該結束了,他沒有時間與謝躬在邯鄲勾心斗角!
分分彩哪种打法稳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