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電子書下載網 > 修真小說 > 主神競爭者 > 第89章長安行
    夜色匆匆,窗外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此刻,劉秀已從主神殿,回到家中。

    在主神殿,只是與符寶交談了幾句,就是各自離去了。

    生活,畢竟不是瓊瑤劇。

    瓊瑤劇中,愛情是生命的一切,為了愛情,可舍棄一切;為了愛情,可以死去活來,活來死去;可現實世界,愛情只是咖啡而已,有沒有咖啡照樣過日子。

    次日醒來,一切照舊。

    可在天帝寶庫中,有人得到機緣,未來多了變數,多了動亂。

    三天后,大哥離去了。

    兩天會,二哥也離去了!

    在半個月后,劉秀也離去了,要前進京城長安。

    南陽還是太小了,長安才是九州中心,才是大周王朝中心。

    此刻,大周王朝正是鼎盛的時刻,秦政為人聰慧多謀,善于治國,善于兵法,在他在位的十八年,天下安定,社會安康,一切都是蒸蒸日上,出現了盛世的場景。

    馬車前進而去,帶著幾十個仆人,向著長安而去。

    在一天后,一個馬車上門,卻是來遲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,走了!”陰麗華微微惆悵。

    去去思君深,思君君不來。

    惆悵中,回到了新野,回到陰家。

    到了閨房中,七歲的陰麗華氣息蛻變著,貴氣撲面而來,從天真爛漫的少女,化為一位高貴的仙女;頭頂之上,鳳氣環繞,化為一頭鳳凰,微微長吟。只是下一刻,鳳凰收斂羽毛,又化為了麻雀,平凡至極。

    “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。君恨我生遲,我恨君生早。”

    陰麗華嘆息道。

    她七歲,劉秀已十七歲了,終究差了太多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南陽,某個村莊。

    少年失魂落魄,坐在一個石墩上,神情呆愣。

    “復兒,你什么時候回來的?”一個戶走了進來,身上背著物。

    “二伯,我剛剛回來不久!”

    “考的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二伯,我落榜了。此番辭別恩師,不再科舉了!”少年苦澀的說道,手中微微用力,不甘心至極,可不甘又如何,“我自幼喪父,是二伯收留,待我如親子,又是供我讀書習字。那時,我想著出人頭地,改變命運,可現在才知……我是何等無知。”

    “考不中,繼續考!”戶說道。

    “二伯,我考不上秀才,與科舉無緣,與其繼續浪費錢財,還不如回家種地,打,掌握一技之長,養家糊口!”

    少年不甘心道。

    到了夜晚,少年睡不著,望著夜色,忽然天上破軍星閃動,一道星光從天而降,落在少年身上。

    帝都,欽天監。

    監正忽然看到,天上破軍星閃動,星光璀璨,光輝閃動,似要與大日爭輝!

    只是下一刻,一閃而逝,又是恢復正常。

    持續時間不足一個呼吸,外人根本不得而知,可監正卻是神色大變,凝視著上方那顯現的一顆星辰,無盡的兇威蘊含其中,一陣陣煞氣撲面而來。

    “破軍星動!”

    “有人覺醒了破軍星命!”監正說到:“殺破狼三星聚齊,天下大亂,此為鐵律,如今破軍問世,貪狼、七殺已不遠矣!白日星現,大周氣運下跌了兩層之多!局勢有變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個月后,長安在望。

    長安為帝京。

    帝京,為天下中樞,吐納天下氣運,以九州供養其根!

    遠遠望去,長安好似巨龍的龍頭一般,望之心中凜然生畏。

    所謂九州,只是泛稱而已,事實天下之大,遠遠不止是九州,只因為九州是天帝所定,一直被繼承到現在。

    帝京臥虎藏龍,水深不可測,可能一條曬太陽的咸魚,爸爸是鯊魚,劉秀很是低調進入了帝都。

    只是很快,有奴仆上門。

    “劉公子,我家老爺請您過府一敘!”

    “這是請帖!”奴仆恭敬送上請帖,所謂裝逼打臉,狗仗人勢等等,根本沒有出現。

    劉秀接過了請帖,說道:“太師相召,秀豈能不去!”

    “小的告退了,”奴仆態度謙和,對著劉秀一拜,然后轉身離開了酒樓。

    下午,劉秀準時登門!

    劉歆出身顯赫,又是當朝太師,所居住的府邸,在寸土寸金的長安也是氣勢不凡。

    “老爺在西園中等您!請跟小人走!”奴仆引領著,劉秀一路穿行,最后到了一處院落中。

    劉歆跪坐在桌案前,桌案上擺放著茶具,他自己浸泡茶水,動作猶如行云流水,給人賞心悅目之感。

    “坐!”

    劉歆淡淡道,

    劉秀同樣跪坐在桌案前,劉歆倒下了茶水。

    端起茶杯,劉秀喝了一口,贊嘆道:“好茶!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天下局勢?”劉歆問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圣明,乃是有道明君,為政兢兢業業!”劉秀說道:“如今天下安定,百姓安樂!”

    “前些時日,白日星現,破軍現世,你如何看?”劉歆沉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秀,不知!”劉秀沉默了,“我等只是螻蟻,無法改變天下大勢,只能隨波逐流!”
分分彩哪种打法稳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