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電子書下載網 > 穿越小說 > 大秦鉅子 > 第四七八章 為吏之道
    守時是一種美德。

    李恪不需要知道這句話是誰說的,只需要知道這句話是對的,那么,守時的王風自然也是對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面無表情的掃了王風一眼,扭過頭開始和張遷扯閑篇。

    “遷君,你畏妻否”

    在旁坐臥不定的張遷登時一愣“尊上,風君的脾性”

    “還有兩分才到交接之時,他無錯的。”李恪無所謂地掃了掃袖子,“遷君,我昨夜想了一夜,你畏妻否”

    張遷瞪大眼睛“下官與賢妻相敬如賓,尊上何出此言”

    “只是覺得”李恪突然想到高談闊論別人的妻室是非常不禮貌的一件事,轉過話頭,“只是覺得遷君為人頗為憨厚,想起以前有人與我說,憨厚之人多畏妻。”

    這樣說倒是沒有什么問題。

    在秦時,女子,尤其是嫁人的正妻,因為秦律保證其財務獨立,所以普遍地位尊高,大秦畏妻并不是一個貶義詞,就和后世一樣,家里女人做主多些,言辭上就可以稱作畏妻,和怕老婆并不算一個意思。

    所以張遷也沒有多想,笑著回道“下官不畏妻,不過賢妻才思敏捷,下官多從其言,倒是不假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兩個人在堂上有說有笑,堂下頭最尷尬的人大概是王風。

    在李恪去處確定之后,他曾探過王離的口風,知道王離并不喜這個異軍突起,在軍政兩事都頗有些建樹的年輕鉅子。

    王風覺得,自己身為王氏家臣,沒有理由不照著主家的心意行事。

    可王離的心意又是什么呢

    自然是不落把柄,又要叫這個年輕鉅子知道,王氏之尊

    王風照此做了,自田榮到任,他幾次三番給田榮難堪,讓田榮有苦難言,也讓縣中佐史們知道,所謂的墨家,所謂的鉅子,在頻陽王氏面前無憑借。上郡依舊是王離將軍至尊無上,而陽周,則是他這個王將軍的代行,掌握著絕對的話事權

    他幾乎成功了。

    田榮在向李恪報告時有一事不曾明說,那就是短短十五日,他已經很難再得到縣中佐史們的盡心配合,比對籍冊,考察究竟,根本就是在這種背景下的不得已之法,田榮希望借此來樹立威信,讓那些精于任事的佐史們盡快歸心。

    李恪不清楚田榮的處境,早就自閉于府宅,等著李恪接任的張遷也不知道田榮的處境。但悲哀的是,正因為李恪根本不在意陽周的一切,反倒用最粗野的手段,砸爛了王風布下的網。

    莫食交任。

    一封召令,干脆利落,官場上潛藏的磨合期沒有了,陽周的佐史、官吏連思考的琢磨的余地都沒有,就被迫要在李恪的選擇題中給出答案,要不連夜啟程應召,要不就在接任儀式上遲到,把自己徹底擺在那個陌生的,名聲顯赫的新縣長的對立面。

    王風至此把李恪視作了勁敵。

    他苦思一夜,好容易才想出應對之策,官吏們不是準備提前迎候么他晚至,在迎候與超時之間閃亮登場,如此既能讓李恪苦心營造的壓迫之局落空,又能讓他完抓不住痛腳,只能笑臉相見

    可是

    但是

    李恪為什么會是這種反應

    遷君,你俱妻否

    或暴躁,或隱忍,或恭順,或怒斥,王風以為自己做好了完的準備,想好了每一個細節,唯唯沒有想到的就是,李恪無視他

    真正的無視,不夸張,不刻意,讓人寒到骨子里。

    王風愣在當場,進退不得。

    這時,在后頭緊盯漏刻的刀筆吏高聲稟報“尊上,水十一刻刻下四,莫食了。”

    李恪隨口應了一聲,坐正身姿,不再說話。

    張遷一下子重回到人間。

    李恪坐在身邊,王風站在堂下,田榮虎視眈眈,還有李恪那個高大到近乎非人的貼身護衛,從剛才起就對著他呲牙乖笑。

    張遷咽了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“主吏掾何在”

    “下官在”

    “時辰已至,即可點卯,未入席者依律記過,并入課考。”

    “唯”主吏掾拱手一拜,眼看著箭在弦上,索性閉上眼睛,正聲點卯,“縣丞榮。”

    “至”

    “縣尉風”

    王風終于慌了。

    點卯不至,可大可小,若是被李恪抓住把柄,詰難到王離頭上,他擔待不起。

    關鍵時刻,面子里子早已不再重要,他慌忙跑進坐席,連氣都來不及喘勻,當即應聲“至”

    那一聲至是嘶啞的,顫抖的,就像是王氏在陽周積攢了數年的威儀墜落泥地的聲音,沉悶、無助。

    主吏掾睜開眼睛,不屑地掃過王風,又小心看了眼無表情的李恪。

    頻陽王氏,亦不過如此

    “令史塞。”

    “至”

    “獄掾典。”

    “至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主吏掾點齊人員,轉首躬身向著李恪和張遷稟報“有稟尊上,召令六十有四,員皆至。縣尉風”

    王風惡狠狠瞪了主吏掾一眼,卻半點攔不住對面的話頭。

    “縣尉風略有遷延,雖非大過,但依律,亦當計入課考,是為警懲。”

    張遷點了點頭“允。”

    主吏掾入席坐下,張遷環視眾人。

    “諸位,置吏律云,縣、都官、十二郡免除吏及佐、官屬,以十二月朔日免除,盡三月而止之。其有死亡及故有缺者,為補之,毋須時。然今歲有墨家歸秦,其學大才,為國之重,故陛下深思之后,且先免除諸職官佐,再行以御令任命。此事與秦律合,與秦利亦合,雖非常態,然,諸君亦當從新官之命,恪盡職守,不使民怨。”

    眾人皆拱手“謹遵尊上之令”

    “如此,行交接之禮”

    隨著張遷一聲令下,田榮站起來,高聲唱道“為官一任,守御一方為官者,當造福黎庶,勤業盡職,不使生民有怨,不使寸土有失交,圖冊民籍”

    張遷從綢案中捧起圖冊,雙手恭送到李恪面前“恪君,請收驗。”

    李恪拱手接過,置于身前。

    田榮又唱“為官一任,牧令一方為官者,當敕命官吏,啟迪民治,不使國策不行,不使法教有失交,官印令信”

    張遷鄭重捧起綢案上銅印黃綬的縣長官印,遞送到李恪手上“恪君,請收驗。”

    李恪放下圖冊,結果官印,莊重地掛在革帶上“必承君業,不使有失。”

    張遷又捧起令符“請收令。”

    李恪雙手接令,轉過身,發出屬于他的第一道訓令。

    “凡為吏之道,必精潔正直,慎謹堅固,審悉毋私,微密纖察,安靜毋苛,審當賞罰。嚴剛毋暴,廉而毋刖yuè,毋復期勝,毋以忿怒決事。”

    “唯”

    “寬俗容忠信,和平毋怨,悔過勿重。慈下勿陵,敬上勿犯,聽諫勿塞。審智民能,善度民力,勞以率之,正以矯之。反赦其身,止欲去愿。”

    “唯”

    “中不方,名不章,外不圓。尊賢養孽,原野如廷,斷割不刖。”

    “唯”

    “怒能喜,樂能哀,智能愚,壯能衰,勇能屈,剛能柔,仁能忍,強良不得。審耳目口,十耳當一目。安樂必戒,毋行可悔。以忠為干,慎前慮后。”

    “唯”

    “君子不病也,以其病病也。同能而異。毋窮窮,毋岑岑,毋衰衰。臨財見利,不取茍富臨難見死,不取茍免。欲富太甚,貧不可得欲貴太甚,賤不可得。”

    “唯”

    “毋喜富,毋惡貧,正行修身,禍去福存。”李恪頓了一頓,輕聲說,“此為吏之道,我與諸君共勉之。”

    堂下齊齊下拜“謹遵令,不敢違,拜見尊上”
分分彩哪种打法稳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