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電子書下載網 > 玄幻小說 > 進化之眼 > 第1322章 白旗獻門
    白曉文派李淑儀,趁夜從東門潛入南鄭城,面見楊松。

    李淑儀作為高敏捷覺醒者,潛入南鄭是沒問題的。但要讓她一個人殺散守門軍隊,打開城門,卻不可能。

    不能小看三國位面世界的原住民武力值。南鄭城的守衛,至少有一個首領級武將,另外還有大批精英頭目,更有大量弓弩手,輪班值夜。

    李淑儀就算超常發揮,秒了東門守將,也勢必要被精英頭目包圍、弓弩手攢射,插翅難逃。

    覺醒者畢竟血量太少了,不像靈界領主、首領,有額外生命值和減傷比例。原住民大軍,從來都是覺醒者的克星。

    見到楊松之后,李淑儀先奉上金銀珠寶,然后說出了燕公接納的美意。

    楊松見到這么多金銀,已經是兩眼放金光;聽說燕公還會論功行賞,有封侯的可能,楊松更是拍著胸脯說道

    “回復燕公,請他放心。我有心投奔燕公很久了,曾經力主投降,只恨張魯不聽我言,F在燕公大軍兵臨城下,我愿為內應。只需到四更時分,東門打起白旗為號,我便偷偷打開城門!

    李淑儀雖說心里鄙視這種帶路黨,不過表面上還是很高興的。又約定了一些細節之后,便告辭離去,仍然偷偷潛伏出城,返回白曉文的軍營。

    楊松思忖片刻,便叫僮仆邀請兄弟楊柏,來商議獻城之事。

    楊柏說道“此事不難。我和東門守將李植,素有交情。兄長與我同去,勸說李植歸順燕公,打開城門,如何?”

    楊松喜道“若能成功,你我兄弟都是一場富貴!

    兩人便前往東門,相勸李植。

    不料,李植聽說了二人來意,卻是勃然作色,說道“食君之祿,忠君之事。你們背主投敵,空留千古罵名,還要拉上我嗎?”當即命令左右軍士,擒拿二人。

    楊松、楊柏面面相覷,幾乎不敢相信。他們找上李植,也不是隨便挑的人選。

    所謂物以類聚,人以群分;李植平素的表現,也不是什么忠正清廉的形象,所以楊松兄弟才會冒險過來說服他。

    隨后,又有一行人從帳后轉了出來。

    楊松一見,被嚇得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這一行人,為首的正是他的主公張魯!

    現在楊松、楊柏明白,為什么李植的表現一反常態了。

    在張魯身后,還跟著張衛、楊任等等漢中將領。

    除了這些熟面孔之外,還有一個頭戴斗笠,看不清面目的人,站在張魯側方?凑疚,他和張魯應該較為疏遠。

    張衛厲聲說道“楊松賣主小人,我兄長可曾虧負過你?給我斬了!”

    那個戴斗笠的男子,卻是擺手說道“且慢。師君請聽我一言!

    張魯說道“若非單先生示警,我險些被小人出賣而不自知。單先生若有金石之論,便請賜教!

    斗笠男子拱手說道“不敢當。只是如今袁熙勢大,即便斬了楊松,也于事無補,最終也難以守住漢中。不如將計就計,賺袁熙入城,設下強攻硬弩,將其射殺!”

    張魯有些猶豫地說道“若是如此,就把袁熙得罪死了!

    張衛道“袁熙都已經打上門來了,兄長還猶豫不決,難道真要將滿門老小,身家性命,都寄托在袁熙的一念之仁上嗎?”

    張魯于是下定決心,便逼問楊松“你與袁熙,是如何密約?從實招來,我可留你一命。但有一句不盡不實,你滿門上下,都要人頭落地!

    楊松本就是個沒什么骨氣的小人,背叛張魯還有點心理成本,但背叛白曉文,當真是一點負罪感都沒有,竹筒倒黃豆,將四更時分、白旗獻門的密約,全部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張魯點頭,便命令城中大軍,調派到東門埋伏。

    至于楊松、楊柏,張魯本想留他二人性命,權且收監;誰知卻被張衛兩刀斬了。

    張魯道“我已經說過,可以留他一命,你殺了他們,是讓我失信啊!

    張衛說道“兄長不必跟這種小人講信用。楊松身居高位,在城中勾結了不少官員文武,若是留他,必會釀成大禍,F在還需派人去拿楊松、楊柏的家小,一并斬了,免得他們挾怨報復!

    張魯看向斗笠人。

    斗笠男子沉默不語,看樣子似乎也不太贊成張衛的舉動。

    張魯便說道“暫且不要殺,將楊松二人的家小收押。等今夜破袁之后,再作計較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淑儀回報之后,白曉文聚攏眾將,說道“我已經派遣李將軍,潛入城內,收買了張魯手下別駕楊松。楊松答應在四更時,以白旗為號,打開城門。誰愿入城?”

    馬超出列道“某愿往!

    白曉文說道“雖說楊松投降,可信度很高,但入城之事,還是有風險的!

    馬超說道“某自入川以來,尚未建尺寸之功。父親之恨,尚未昭雪,我身為人子,豈能貪生怕死?愿燕公準我第一個入城!”

    白曉文點頭“好,孟起入城,我自引軍接應。這一戰,必破南鄭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馬超、馬岱、馬云祿等人,領一軍先行。

    白曉文調派大軍接應,分撥已定,眾將都領命而去。

    忽然,白曉文皺起眉頭,在帳內踱步兩圈,問葛玄道“道長,我心神不寧,不知何故!

    葛玄道“公子的太平經,讀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白曉文說道“軍中缺少閑暇,我根基又淺;目前只讀到了‘丁’字部!

    葛玄臉上不動聲色,心湖卻是一陣驚濤駭浪,說道“公子不必自謙,能這么快讀到丁字部,足見公子天資聰穎,是修道良才!

    停頓了一下,葛玄又道“修道之人,講究天人合一。公子心神不寧,必是外物有變數,導致內心生出感應。難道這次攻打南鄭,有什么意外發生?”

    白曉文皺眉,取出山河地理圖說道“我姑且試一試!

    其實,查探楊松的生死下落,是最簡潔高效的印證方式。

    不過白曉文并沒有見過楊松的樣貌,自然就無法查詢。他轉念一想,便查詢了張衛、楊任這兩個漢中大將。

    一查之下,白曉文驟然吃驚,起身說道“不好!”
分分彩哪种打法稳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