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電子書下載網 > 玄幻小說 > 進化之眼 > 第1151章 天子冕旒
    “嗯,有道理!卑讜晕南肓讼,“這馬牌還是給塞西莉亞吧……一直靠著精英座狼客串坐騎,她的實力受到了不小的限制,有這匹馬,在開闊地形下,她騎射的風箏能力會大大增強!

    幾人都沒有異議,塞西莉亞本身就是弓騎統領,最適合這匹馬。

    當然這件物品還有一個用法,就是作為贈品,贈予古華夏位面的猛將,可以起到拉攏人心的作用——畢竟在說明之中,就已經明確提到,神駒白玉京“乃是沙場猛將夢寐以求的坐騎”。

    既然坐騎不綁定,那就直接給塞西莉亞用就是。

    塞西莉亞非常開心,僅僅是看到馬牌上白玉京的神駿浮雕,她就十分喜歡。要不是這里地方不對,她都想先把這匹神駒召喚出來,騎上去好好感受一下御馬的速度與沖擊力。

    “謝謝你,夏洛特!比骼騺喺f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謝……唔,要是謝我的話,就讓我再抽一次!崩钍鐑x沒有抽到暗金裝備,心里還是有點不甘的。

    “好啊,我的抽牌機會給你!比骼騺喭纯齑饝。

    李淑儀笑瞇瞇地第二次點開暗金卡牌。

    “你獲得了裝備天子冕旒!

    天子冕旒(拾取后綁定)

    品質領主級(暗金)

    裝備需求基礎精神40

    裝備位置頭部

    屬性精神+7,體質+7

    附加技能1王道被動,使佩戴者的魅力提升30(至少提升10點)。

    附加技能2天子威儀被動,在靈界探索時,佩戴者在所有中立勢力的起始聲望默認為尊敬。

    耐久度4950

    說明自黃帝造冕垂旒以來,歷代華夏皇族均以冕服為最高禮儀。

    天子冕旒是平頂冠,前后兩側各垂下十二串珠玉,十二旒也是天子冠冕的標配了。

    左右兩側垂掛的絲繩,各自系著一塊美玉,恰好是在耳邊的高度,叫做“充耳”。寓意是帝王不聽讒言,據說這還是“充耳不聞”一詞的由來。

    “哇,暗金裝備耶!”李淑儀兩眼冒出小星星。

    “這暗金……貌似一般啊,”塞西莉亞仔細看了看,“附加的兩個技能,都和戰斗無關!

    “這天子冕旒肯定是要給隊長用了。隊長,你覺得這裝備怎么樣?”喬蕊問道。

    白曉文笑著說道“再給我暗金,真的有些過分了……不過確實如喬姐所說,這裝備給我最好。評價一下,首先作為一件頭部裝備,附加14點有用屬性已經是超值。至于兩個附加技能,并不是戰斗向的,不好用戰斗力來衡量,不過在靈界探索中卻有奇效!

    喬蕊點頭說道“我也是這么認為,王道加魅力就不說了,忽悠靈界人物事半功倍;天子威儀提高初始好感度,更是可以節省大量投石問路的時間,讓我們隊伍能夠快速融入靈界某一陣營!

    白曉文收下了天子冕旒,直接換上,然后選擇默認幻化的時候,直接設為隱藏——在地球最好還是不要頂著這么一個冕旒,白曉文也不喜歡sy。

    抽到了暗金裝備的李淑儀心滿意足,最后一抽交給了喬蕊。喬蕊笑著隨手一點,結果又出現了一件特殊物品。

    強征詔書特殊物品,指定靈界位面的某一無主之物,獲得其所有權。

    后面還有小字附注,規定了無主之物的類別、范圍、大小等等,標注很詳細。白曉文看了一下就心中有數了,這強征詔書的使用對象,只能是靈界的某件靈能物品,至于什么靈界人物、靈界土地等等騷操作,都被排除在外了。

    “曉文,我記得亞倫位面的假理查皇子,好像就有過類似的東西!崩钍鐑x舉手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,他憑借自己的身份投機鉆營,說服泰伯倫皇帝給了他一件類似的東西。都是取得靈界無主之物的所有權,但這份強征詔書肯定更好一些,在靈界的任何位面都能使用!

    當初假理查皇子,得到的印章只限于亞倫位面北境的某一物品,這就是差別。

    這份強征詔書,作為特殊物品也是很難界定價值的東西,不過在白曉文的手里,也許能發揮出比暗金裝備更強的作用——就比如在拉美西斯位面的金蛇圓盤,還有亞倫位面的死神手骨,白曉文就一直覺得自己虧了,他是想據為己有的。

    只不過靈界的物品,沒有所有權,就意味著無法帶出靈界(缺乏靈能粒子共鳴),當時的白曉文只能跟靈界規則交易。這種把極品裝備“賣店”的心痛感覺,不是資深玩家是無法體會的。

    “說起來,強征詔書倒也蠻符合楊廣的風格……”白曉文剛想閑聊兩句,忽然眼睛一亮,“等會,小君她出來了!

    前方廣場之后,一棟教學樓前,小君和幾個女同學說說笑笑地走出。

    有了龍脈玉璧的小君,魅力的加成提升了氣質,走到哪里都會不自覺地吸引他人的欣賞目光,而且男女通殺——以顏值推論,小君本身的基礎魅力就已經很高了。

    所以,不止是白曉文的精神感應掃到了小君,就連韓旭、李淑儀這樣精神力困難戶,都順著白曉文的視線,第一時間發現了小君。

    “小君,這邊!”李淑儀點下車窗,伸出了腦袋揮手。

    只不過,李淑儀的位置有點尷尬,周圍都是等候考生的家長,她的聲音完全被淹沒在了人潮之中。

    “我去接她……麻煩讓一讓,謝謝!卑讜晕膶ε赃叺膬晌坏群蚣议L告了聲罪,推開副駕駛門,探身出來,向著小君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走著走著,白曉文的腳步忽然停住了。

    白曉文看到,小君的后面,有一個膚色白皙,相貌頗為清秀的男生,小步奔跑了過來。而小君身邊的幾個女同學,則是你一聲、我一聲地找借口離開,笑嘻嘻地把小君推向了清秀男生。

    有情況?!

    白曉文的耳朵立刻支了起來。憑著他的超高精神力,在有意偷聽的情況下,相隔數百米,小君與那名男生的對話依然清晰入耳。
分分彩哪种打法稳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