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電子書下載網 > 玄幻小說 > 進化之眼 > 第536章 蠱術召喚師扎倫(2合1)
    “結合那名赫梯人俘虜的記憶碎片,我可以判定卡迭石城的大致位置,應該在東北方向,一條名叫‘奧倫特河’的河流岸邊……我們先想辦法渡河,等過了河再去尋找法老軍團!

    普塔赫神軍團渡河,需要迂回尋找渡口,乘坐船只,耗費不少的時間。而白曉文和李淑儀只有兩人,無疑就簡單多了。

    很快,白曉文兩人駕車來到了奧倫特河畔,前方一望無際的河水,在微風吹拂中翻涌著浪花。

    白曉文駐足在河水之側,皺著眉頭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走吧?”李淑儀說道,F在要趕時間,晚一分鐘趕到,拉美西斯法老的危險就加重一分,兩人的計劃失敗可能性就提高一分。

    “我總有一種不妙的感覺!卑讜晕奶鹆耸滞,在他的左腕上,厄運手環赫然顯露出了一個嚴肅認真的臉。

    白曉文試著用精神力大范圍感應,卻沒有察覺到任何異!綀A千米內,連一個有威脅的生命體都不存在,只有眼前這條湍流不息的奧倫特河,在美麗的水波之中,似乎蘊藏著懾人的危險。

    不過白曉文沒有猶豫太久。略略沉吟之后,他就示意李淑儀,跳下馬車。

    白曉文隨之跳下戰車之后,猛力一巴掌拍在了戰馬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希律律一聲長嘶,戰馬在白曉文的精神聯系之下,猛然沖向了奧倫特河!馬匹沖刺的速度極快,甚至踏波沖刺了一段距離,在沿河四五米的位置,才緩緩沉沒下去。

    白曉文和李淑儀都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匹馬。

    猛然間,戰馬昂首長嘶,聲音甚至變得有些凄厲。

    一團團水花攢簇涌至,紛紛圍著戰馬,道道血箭激射而出,將那片河水染成了赤紅!紅色被河水沖刷而下,在河面上拉出了一條驚心動魄的紅色血帶。

    “食人魚!”李淑儀低聲驚呼。

    “抓到……你了!”

    白曉文猛然側身,眼眸如同鷹隼一般,掃向了側方的樹叢!他抬手喚出怒爪,后者四爪生風,向著那處樹叢猛撲而去。

    就在剛剛,食人魚群行動的時候,白曉文感覺到了一絲微不可查的精神力波動!也幸虧白曉文的精神力天賦超乎尋常,否則肯定無法辨識出這道異常波動來。

    追根溯源,順藤摸瓜,白曉文終于找到了那一縷精神波動的源頭。

    吱嘎嘎!

    灌木叢齊刷刷倒下,忽然一陣嗡嗡的聲音響起,一團灰撲撲的黑影迎擊而上,怒爪的哀嚎聲也隨之傳出。

    靈界規則的提示音響起“你的召喚生物怒爪受到了覺醒者扎倫的攻擊,接下來30分鐘內,你處于正當防衛狀態……”

    “毒蜂!”白曉文心頭一跳,他察看了一下怒爪的狀態,一瞬間疊加了五層毒素效果,層數還在不斷攀升!每層效果雖然只有一兩點每秒的實際傷害,但積少成多之下也是決計扛不住的!

    怒爪和白曉文有生命共享存在,在怒爪受傷的同時,白曉文的生命值也在嘩嘩地下降!

    一個瘦長的人影站在樹梢上,身形隨著樹梢晃動而一起一落“不愧是華夏國的后起之秀,居然能窺破我的精神力屏障。僅此一點,你就可以帶著自豪死去了!

    這個人顯然就是操縱毒蜂的攻擊者扎倫了。他說話的聲音晦澀,由于是自動轉化的古埃及語言,所以聽不出什么額外信息。

    李淑儀眼眸微微收縮。

    “可笑!卑讜晕奶,骷髏勇士出現,揮舞著大劍撞上了那棵樹!喀啦一聲,大樹從中斷折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瘦長的扎倫背部披風張開,猶如蝙蝠一樣橫掠到了另一株大樹上。他的聲音有一絲優雅,也帶著一絲冷酷“沒用的,讓我的寶貝們好好招待一下你們吧!”

    嗡嗡的聲音大作,毒蜂群兵分兩路,一路糾纏著怒爪,另一路向白曉文飛撲了過來。

    白曉文身邊,骷髏刀盾手架盾遮掩,同時揮刀劈砍。但是毒蜂體型極小,又非常靈活,用鐵刀劈砍效果寥寥。而毒蜂蟄在白曉文、召喚生物的身上,疼痛還在其次,疊加的毒素效果卻是異常棘手!

    “你到底為什么要攻擊我?”白曉文有些狼狽地撲打毒蜂,厲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扎倫發出了一陣冷笑。

    “和平的日子過久了,總有這種天真的問題。我其實很喜歡殺你們這些所謂的大國覺醒者,一個個還組織什么聯賽,把自己的職業特點主動暴露出來,就為了靈界規則一點點虛無縹緲的獎勵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在東南亞弱肉強食的叢林里,你們這些溫室里的花朵,早就死一千遍了!”

    此時,白曉文的洞察也得到了反饋。

    扎倫(英雄6級)

    種族人形種人族

    職業蠱術召喚師

    屬性力量15,敏捷22,體質38,精神64

    職業技能蟲類親和你可以對大范圍內的蟲類生物施加信息素暗示,使其聽從你的命令。同一時間,你只能操縱一種蟲類。lv4強化特效你控制的所有蟲類生物,都會因其種族特性獲得相應強化。

    技能1精神穿刺對一個敵人施加精神力穿刺,造成中度魔法傷害,精神力低于你60的敵人將隨之承受恐懼效果。

    技能2連環落雷術向目標小范圍區域連續釋放多道連環閃電,造成中度魔法傷害并附加癱瘓效果。

    技能3尸蟲之雨略。

    技能4心靈囚籠禁錮一個目標,使其無法移動、攻擊或施法。

    白曉文心中有些了然,這個扎倫職業雖然是蠱術召喚師,但四個戰斗技能,卻是以單體法系輸出為主,可以看做大半個法師,不能當成單純的召喚職業對待。

    在聯賽中,這個蟲類親和技能要廢掉一半。但在野戰情況下,能夠操縱蟲類的扎倫,肯定會占據額外的優勢。

    “聽他的語氣,是個東南亞地區的強大覺醒者!

    白曉文知道再裝也問不出什么了,扎倫只是在勝券在握的情況下,出于得意暴露了一些信息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只知道我是召喚師,你對我的真正了解又有多少?少自大了,你這個彈丸小國的蠢貨!”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一道火焰燃起,白曉文身形猶如陀螺一樣沖天旋轉,一道烈焰之幕張開!周圍的毒蜂,被火焰灼燒,噼噼啪啪地掉落一地!

    屠夫大步沖向了怒爪,猛地開啟了腐爛技能!周圍的毒蜂,同樣是噼里啪啦地掉落,紛紛斃命。

    怒爪得到了自由,當即咆哮了一聲,撲向了扎倫棲身的大樹,利爪連揮!大樹再次斷折,吱嘎嘎跌落。

    扎倫背后的披風張開,他竟能連續催動這種類似于飛翔的能力!這次他飛向了第三棵樹。

    不過,白曉文卻是蓄勢已久,屠夫當即一抬手,預判扎倫飛行的方向,擲出了手中的鐵鏈!

    扎倫眼中露出了驚駭之色,他極力想要在半空中停頓,但卻停不下來。噗嗤一聲,怒爪的鐵鏈刺穿了他的大腿,在造成穿刺傷害的同時,像魚叉炮臺一樣把這個飛行裝逼的家伙給拖了下來——雖然是英雄職業,但扎倫的力量只有15點而已。

    白曉文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,他早就看出扎倫并沒有真正的飛行能力,披風只是類似于部族之羽披風,有滑翔功能罷了!雖然能短時間內連續催動,但扎倫卻是無法在空中變向!屠夫一出手,果然中標。

    噗通一聲,屠夫的鐵鏈抽回,帶著一團黑乎乎的事物重重落地。怒爪、骷髏勇士等生物,紛紛撲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不對!”

    白曉文硬生生止住了上前圍毆的腳步,同時命令怒爪和骷髏勇士后撤,屠夫龐大的身軀猛然下壓,將那團黑色事物壓在了身體之下——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一道爆音響起,屠夫的半邊身軀幾乎被炸爛了,烏黑的鮮血汩汩流淌。它雖然生命值雄厚,但體質始終只有36點,這么劇烈的爆炸造成了嚴重的撕裂貫穿傷,從而造成了無法包扎,無法愈合的重度流血狀態!

    僅僅幾秒鐘之后,原本就生命值不滿的屠夫,噗通摔倒在地死亡,化作光點消失。

    白曉文臉色陰沉。在關鍵時刻,扎倫使用了移形換位的道具,將一只“爆裂蠱”和自己的位置互換!這只爆裂蠱的爆炸威力,超出了白曉文的預期,就連屠夫就吃不消一炸之威。

    此時,扎倫已經遠遠站在了一株樹梢上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兩手,我承認我一個人攔不住你。不過你得意不了太久,華夏國的小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說完,扎倫像是鷹隼一樣飄然滑落,飛向了遠方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追?”李淑儀問。

    白曉文吸了口氣。他心中何嘗不怒?但事有輕重緩急,現在去追擊扎倫,反而正中對方下懷。

    “他明明能直接走,卻故意留下來挑釁,就是希望我們去追……”白曉文緩緩搖頭,“照原計劃渡河!”

    白曉文背負著李淑儀,開啟了鯊皮靴的技能水上漂,踏浪滑行。

    食人魚本來就不在扎倫的操縱范圍內,是他使用了某種手段,誘發了食人魚群在某一河段的聚集。白曉文和李淑儀避過那一處河段,再過去就無驚無險了。

    “這個人最后說的話,固然是為了引我們上鉤,但也暴露了一些信息,”白曉文緩緩說道,“他說‘一個人攔不住你’,又說‘你得意不了太久’,這就意味著他還有其他隊友!

    “另外,這人的出身暫且不論,他不會無緣無故出面截擊我們。由于靈界匹配的不確定性,來自地球的仇殺因素基本可以排除——那就只剩下本位面的利益沖突了!

    “扎倫很可能選擇了薩邁特陣營……他難道想借機干掉拉美西斯法老?”白曉文說到這里,自己都被嚇了一跳,“有想法的家伙。如果只他一人,確實不可能,但要是再有一些給力的隊友,拉美西斯內憂外患之下,說不定真的會被他得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樣的話,我們更應該渡河去救援拉美西斯。留下來和他糾纏,反而是他求之不得的好事!卑讜晕目偨Y道。

    李淑儀悚然而驚“我沒想到這些!

    處于被激怒狀態下的人,都很難準確把握到這類額外信息。只是扎倫沒有想到,白曉文居然會這么冷靜,絲毫不受他的挑釁,反而沖中挖掘信息量……就像是一個沒有情感的機器怪物。

    渡過了奧倫特河,白曉文兩人繼續向著卡迭石城前進。

    在途中,兩人仍在談論剛剛的覺醒者扎倫。

    “我感覺扎倫似乎比包一鳴、端木城甚至祁睿峰都要厲害,身上似乎有種看不見的煞氣,見到他我有種……害怕的感覺!崩钍鐑x輕聲說道,“難道他說的是對的?我們國內的環境太過和平,所以覺醒者從溫室中長大,不如東南亞戰亂地區的同級強者?”

    白曉文搖頭“別被他忽悠了……指望著靠養蠱一樣自相殘殺,最終誕生出一兩個強者的思維,純粹是小國的狹隘個人主義,什么用處都沒有……在紛亂的東南亞,很多天才都在萌芽期被扼殺掉了,最終活下來成為強者的,不是最有天賦的覺醒者,而是最狠的覺醒者!你感覺對方身上有煞氣,說得對,他手上沾染的覺醒者鮮血怕是得有三位數……”

    頓了頓,白曉文又道“這種全民進化的大背景下,一個有秩序、可以扶植天才成長的環境,才是最為合理的,又利于國家整體覺醒者實力的進步。整體實力進步,尖端覺醒者在模擬環境下打聯賽,進行生死切磋,磨練出來的技戰術只會更強,而不會更弱!

    “要說祁睿峰這類英雄職業,比扎倫欠缺了什么,我想只是欠了一點點真正的殺人狠勁而已。不過你有沒有感覺到,那個扎倫其實年齡很大了?我覺得他至少得有三十歲。三十歲還沒有到7級,這就是東南亞地區覺醒者整體實力低下的一個佐證!
分分彩哪种打法稳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