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電子書下載網 > 網游小說 > 頭號前鋒 > 第七十一章 奠定勝局
    凱撒的進球點燃了球迷的激情,在球隊風雨飄搖的時刻,凱撒幫助大家徹底穩定了軍心。

    白胖子哈密特他們歡聲雷動,果然,只要凱撒他們認真起來,就沒有慕尼黑1860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唯獨吉米·科勒憂心忡忡,另外一個壯漢使勁拍著他的肩膀:“怎么了吉米,球隊再度取得領先你難道不開心嗎?”

    吉米·科勒低聲道:“可是,如果美因茨那邊不是2:0該怎么辦?弗萊堡輸球了倒還說好,如果贏了,發現是我在欺騙他們的那些吃瓜群眾不得宰了我?”

    壯漢一愣,用顫抖著的聲音問道:“那、那是你騙我們的?”

    吉米·科勒點點頭。

    那壯漢慘叫一聲,接著雙眼通紅地舉起吉米·科勒:“你這小子竟然騙我!”

    “救命啊救命。。!”吉米·科勒被舉在天上,頓時慘叫起來。

    白胖子哈密特他們笑的非常開心,不講義氣地袖手旁觀。

    不過科勒擔心的也對,如果那邊美因茨沒贏呢?

    其他的球迷萬一知道了是科勒在騙他們,只怕他的下場不會比現在好多少。

    凱撒進球之后,紅白艾倫恢復了正常。雖然球隊少一人作戰,但是對手也是同樣的情況。

    在比分再次被反超之后,慕尼黑1860的球員心中也涌起了不服。

    事實證明我們是有機會贏的,你們領先只不過是暫時的,看我們再扳回來!

    于是,這場比賽又變成了進攻大戰。

    多托列多擔任了慕尼黑1860的反擊先鋒,他的持球突進和分球讓紅白艾倫吃盡了苦頭。

    蒂翁最多只能攔截他的突破,卻無力阻止他的傳球。

    烏克現在又開始可惜起多托列多了,明明有這么好的天賦和能力,為什么就是不能為紅白艾倫所用。

    但他心里也清楚,紅白艾倫是絕對不允許出現他這種“里克爾梅”式的球員的。所有人都要參與到防守中去,這是烏克的底線,他不允許任何人凌駕于其他隊友之上。

    迪爾·齊沃接到多托列多的傳球之后殺入禁區,被馬庫斯阻攔。接著鋒線搭檔本亞明·勞特迎著尼爾斯·德林的防守直接抽射,卻被倫茨奮力撲出。

    “看我下一腳就踢爆你的頭!”本亞明·勞特又開始嚷嚷起垃圾話,剛剛還很容易被他激怒的尼爾斯·德林卻充耳未聞。

    當然他不是不生氣,他只是更多的將注意力放在了比賽上。

    美因茨2:0領先弗萊堡,這對紅白艾倫絕對是一個利好消息。

    所有人心中都是這么想的,眼看著競爭對手在關鍵時刻掉了鏈子,冠軍獎杯近在眼前,他們哪里還有心思去想別的。

    本亞明·勞特有些奇怪地看著鳥都不鳥他的德林,悻悻地走開了。

    角球被蒂翁頭球解圍,夏弗拉思看準凱撒的位置,想要直接長傳過去?上谝粫r間被本德拉倒,后者也因此獲得一張黃牌。

    “干得好!斯文!”馬爾科·科魯茲拍著巴掌,他也清楚凱撒的威力,所以絕對不能讓他沖過去。

    然而,你以為這樣就能攔住凱撒了嗎?

    如果凱撒這么容易被攔下,他也就沒有資格被赫魯貝施看重了。

    既然你們不讓我的隊友傳球給我,那我就自己搶過來!

    慕尼黑1860卷土重來,比賽時間不多了,他們必須加快節奏。

    然而,多托列多今天因為跑動太多、消耗了大量的體能,現在他已經出現了體能不支的狀況。

    蒂翁雖然年紀偏大,不過平時非常注重身體保養,總是泡在健身房里加練體能和力量。如此一來,多托列多就難以招架蒂翁的壓迫防守了。

    本德將球傳給多托列多,后者想要將球傳給隊友,但是兩個前鋒都被紅白艾倫的后衛線給封住了。

    正在猶豫之時,蒂翁趕緊上來貼住對手。多托列多想要繞過他的防守,身材上的劣勢讓他扛不動強壯的蒂翁。

    多托列多無奈之下只好回傳,但他在傳球之后卻驚訝的發現,本德后面突然閃出了一個人影。

    “斯文!小心!”

    “?”斯文·本德歪著腦袋沒明白隊友的意思。

    結果剛一踩住皮球,肩膀上就突然多了一只手。

    接著,身后傳來一股強大的沖擊力,瞬間沖垮了本德。

    一個踉蹌,本德腳下的皮球就丟了。

    凱撒從身后偷襲而至,接著90°扣球,加速向對方半場沖去。

    “攔住他!”

    多托列多急忙嚷嚷起來,他太知道凱撒的能力了。

    本德也手忙腳亂地跑過去,可惜,凱撒早就一溜煙跑掉了。

    此刻慕尼黑1860后場還有3個后衛,他們咬著牙看見向這里沖刺的凱撒,一個個都有些猶豫。

    上?

    還是退?

    中后衛托本·霍夫曼(Torben Hoffnn)硬著頭皮嚷嚷道:“你們兩個夾擊他!我來殿后!”

    另外兩個后衛忙不迭就沖上去了,就算是被過,第一個也好過最后一個吧。

    悲觀的他們抱著這種想法,能夠防守成功才是有鬼了。

    第一個人上來想要拉住凱撒,后者人球分過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緊接著第二個人想要趁著凱撒沒有控制住球的時候鏟斷,凱撒卻猛然伸出一腳,趕在對手前面將球挑起,自己也發力邁了過去。

    接著就只剩下中后衛托本·霍夫曼了。

    那還有啥說的,直接趟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凱撒使出了“直角假身”,45°極速變向差點讓對手劈叉。

    連過三人的表演讓觀眾們叫啞了嗓子,也讓對手嚇尿了褲子。

    薩拉在看臺上化傷心為力量,使勁為凱撒加油。

    “沖!沖垮他們!讓他們知道知道我們的厲害!”

    薩拉搖晃著拳頭,使勁吶喊著。

    “薩拉!薩拉!”

    “薩拉!有人看到薩拉了嗎?”

    “薩拉·庫格爾!薩拉!”

    正叫嚷著,薩拉卻聽到身后有人叫她。

    一回頭,兩個身穿警服的壯漢帶著一個滿身油污的年輕人滿臉著急地沖過來。

    那年輕人是另一家酒館的伙計,今天早上和庫格爾老板一起去進貨了。

    他怎么會在這里?

    還有,那身油污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薩拉的心頭掠過一絲緊張,她的小心臟“撲通撲通”地使勁跳動起來。

    一臉茫然和緊張的薩拉與周圍歡慶進球的球迷們格格不入,她已經不關心身后發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只想知道,這三人的到來,意味著什么。
分分彩哪种打法稳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