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電子書下載網 > 網游小說 > 頭號前鋒 > 第二十九章 不速之客
    凱撒的進球摧毀了菲爾特的防守,也摧毀了他們想要反超比分的信心。在此之后,他們一蹶不振,再也沒有給紅白艾倫造成什么麻煩了。

    大十字在比賽第74分鐘接到羅伊斯的直塞再入一球,而凱撒也幸運的梅開二度。最后時刻的角球,尼爾斯·德林的頭球攻門彈在了對手球員身上,凱撒眼疾腳快,捅射破門。

    比賽的哨音一吹響,主隊菲爾特的球員一個一個都低垂著頭快步走進了更衣室,憤怒的球迷在最后時刻爆發的噓聲幾乎掀翻了整座球場。

    而這一切,都與心情大好的凱撒無關。

    大十字酸溜溜地在那里嚷嚷說最后一個進球不算數,凱撒笑罵道:“你再叫我把你親愛的胡子妹妹給叫過來了!

    隊友們聽了哄笑起來,這段時間,大家沒少拿大十字那個粉絲開玩笑。

    果然,凱撒此言一出,大十字立刻閉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延斯·巴默爾走在最后,今天的比賽雖然一波三折,不過最終還是贏球了。如果球隊因為那個丟球而失利,真不知道賽后他將受到怎樣的責問。

    “延斯,你最近有什么心事嗎?”

    烏克教練從后面走過來,和落在后面的巴默爾低語著。

    巴默爾尷尬地別開了目光,卻不小心看到了最前面活蹦亂跳的凱撒。

    他抿了抿嘴巴,這個細節躲過了烏克的目光:“沒什么教練,只是有些太累了,歇息歇息就好了!

    累?

    一周一賽你還累?

    烏克皺著眉頭說:“訓練的時候讓我看到你的改變,不然我就要考慮讓別人代替你了!

    巴默爾的腳步慢了一拍,接著他陰沉著臉點點頭:“知道了教練!

    烏克知道巴默爾這個家伙不善言辭,如果他不想說,那烏克是絕對問不出來的。既然如此,那就讓這小子自己好好想一想吧。

    在烏克想法中,也許巴默爾最近和女朋友吵架了,或者說家里的問題。

    等他知道事情的真正原因后,烏克才萬般后悔,自己當時應該好好找巴默爾說一說的。

    賽后球隊立刻回了艾倫鎮,解散之后,凱撒又只剩自己一個人跑去食堂吃無味的晚飯。

    作為一個運動員,必須嚴格按照膳食營養標準來攝入食物。油炸食品、碳酸飲料這兩者可謂飲食大忌,凱撒雖然嘴饞,卻也知道什么該做、什么不該做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凱撒摸著自己的肚子,從食堂走回宿舍。他前兩天出去逛街的時候買了些游戲,現在沒有別的娛樂方式,夜店逛不了、跑車買不起,就只好老實回家做宅男了。

    無聊的凱撒卻不知道,此刻正有人精心安排一場陰謀,等待著毫不知情的他。

    巴默爾的表弟格林前兩天出院了,今天在家舉辦派對,也邀請了自己的表哥。

    延斯·巴默爾在隊友的眼中不是一個喜歡熱鬧的家伙,可他們不知道的是,那只是延斯·巴默爾懶得理會他們而已。

    當年這小子可是入選過德國U21國家隊,并且差點就轉會到了豪門多特蒙德?上Ш髞硪驗橐淮我馔獾氖軅,延斯·巴默爾引以為傲的左腳歇息了整整一年才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從那以后,他就仿佛失去了魔杖的哈利波特,再也無法在球場上翩翩起舞了。

    所以骨子里帶著一股高傲的巴默爾,根本看不上乙級聯賽,更看不起自己身邊的這些隊友們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也就是羅伊斯能夠和他相提并論。

    有時候他會想象自己沒有受傷的未來,在他的幻想中,自己身穿德國國家隊10號的戰袍,代替巴拉克走在球隊的最前端。

    每每幻想過后,回到現實中來,巴默爾都不由得唉聲嘆氣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沒有受傷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喲!延斯!你來了!比賽怎么樣?”格林的眼睛還有點腫,巴默爾點點頭:“贏了!

    “可以啊,兩連勝了吧。怎么,難道弱小的紅白艾倫要在我偉大的表哥的帶領下走向德甲了嗎?”格林根本就不懂球,更別說看球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這番話在延斯·巴默爾聽起來格外刺耳。

    巴默爾陰沉著臉“哼”了兩下,自己獨自坐在沙發上不言不語了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格林,你還不知道?”另外一個狐朋狗友連忙叫住格林,附耳說了幾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?。!”

    暴怒的格林一把將手里的啤酒cei在地上,“砰”的一聲嚇了周圍的姑娘們一跳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凱撒。!”格林額頭青筋暴起,一旁的兩個女孩子互相交換了個目光,偷偷溜掉了。

    “延斯!”

    格林一屁股坐過去,壓低嗓音道:“我都聽說了,是那個該死的凱撒是吧?”

    巴默爾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一定是送了錢才進去球隊的!以他的能力,怎么有資格和你一起踢球!”

    延斯·巴默爾不耐煩道:“那他兩場比賽進了三個球,你怎么說?就算是他送了錢,有這種表現,也早應該提拔上來一線隊才是!

    格林一雙眼睛滴溜溜轉了一圈,壞笑道:“我有一個主意,要不要試一下?”

    延斯·巴默爾警惕地看著自己的表弟:“我警告你,他現在可是烏克眼前的紅人,如果你敢傷害他,隊里那些人都能把你活撕了!

    “誒,看你這話說的,我是那種人嗎?”格林錘了錘自己的胸脯,延斯·巴默爾撇了撇嘴,也不知道是誰跑去和凱撒打架斗毆的。

    “這個計劃非常簡單,事不宜遲,我們現在就開始準備。不過呢,還需要表哥你的幫助才行!

    “你想要做什么?”巴默爾皺著眉頭,格林壞笑著說:“當然是把這個紅人趕出球隊了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凱撒坐在房間里,那些舍友都不在,他干脆把其他的床鋪和桌子都偷偷丟去了其他屋子,瞬間整個房間就舒服了許多。他又從海姆施托的辦公室里偷了一個沙發、從烏克的辦公室里把那個小的電視搬了過來。

    自己一個人正玩得高興呢,突然傳來了一陣輕柔的敲門聲。

    “大晚上的,誰啊!眲P撒暫停了游戲,拉開了房門。
分分彩哪种打法稳赚